【韩叶】陵外仙

谢谢离说!虽然结尾挺魔性的…

色情女主播苏沐橙:

*0128 @🔅今何在 北彻酱生快!这里是最近被lol和300勾走了魂的离酱,深夜发文,这篇生贺拖了大半个月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写了个好像是古风的东西,说好的雷古风呢?不不我不承认这种东西是古风,我已经看不懂自己了[笑cry]


*千万别问我混沌现世啥时候更新,我决定先还一点急债,说起来我明明跟自己约好了寒假期间开尊礼新坑的……哭唧唧


 


 


 


    “穿过大殿,越过明镜湖,你会在东皇陵里见到他的。”


    引路的侍女朝韩文清示意,垂首退到一边。


    韩文清抬头看着辉煌气派的宫殿,握紧手中的信。


    “他”的存在本身就是权力的象征,只要能得到“他”的认可,任何人都能成为这个世界的统治者——这是天下人的共识。


    给“他”看这封信的话,就能实现父亲的夙愿了吧。


    韩文清定了定神,拾级而上。


 


    “他”是被天下人传得神乎其神的陵中仙。


 


    “他”认可的人都拥有毋庸置疑的帝王之才,但却不一定适合做一个王。先代统治者为王三十载,终究还是成了个荒淫残暴的老糊涂,不少人暗自准备着起义。护国将军韩氏忠于先代,为之征伐一生,最终先代却听信谗言,给他治了个通敌谋反的死罪,差一点就要满门抄斩。这个时候,与韩氏交好的商贾侯氏偷偷带走了即将被问罪的韩氏之子韩文清,并给了他一封信——占星师所言,韩文清拥有帝王之才,那信封里便还附着一张占星师的箴言。因此他才突破了重重关卡,来到了东皇陵之前。


    坐落在皇城内的皇陵有东西各一,西皇陵安葬着统治者的血亲族人,东皇陵则是所有被选中的统治者的魂归之地。而“他”从根本上来说,只是一个把东皇陵当作自己的家不愿意出门的宅男神灵罢了。


    这一形象,在韩文清和叶修对话了几句之后便在韩文清的脑海里扎了根,再难挖去。


    对,叶修,“他”说这是他凡俗间使用的名姓。


 


    凉亭里浑身裹着一层烟雾远远看去仙气袅袅的叶修突然打了个哆嗦,韩文清眉头微皱:


    “你觉得冷为什么要放这些烟气出来?收回去。”


    叶修摆摆手:“不要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嘛,放出来才显得我比较像是个神仙,再说了我又感觉不到冷暖,生病也是不可能的。刚刚一定是因为有谁想哥了。”


    他的表情很可怕吗?


    生平第一次被“神仙”这么说的韩文清眉毛揪得更厉害了。


    叶修打了个哈欠,继续说:“虽然你坚持不得到我的认可就一直住在这里,但是我可是很乐意的哦,反正我一个人待着也确实有那么点寂寞。”


    “那为什么不去外面?你要是想出去根本不会有人拦。”


    “外面有什么好的。”叶修一挥手幻化出一组看上去非常普通的矮桌矮凳,桌上还放着一壶茶水,“我想要什么都能自己变出来,因为是用我的灵力变的,就算是给你吃这些虚假的食物,你也不会饿死,反而比在外面吃什么山珍海味更滋补。当然了,我可没有义务给你变出食物,又没有报酬……来坐来坐。”


    韩文清无法,在叶修对面坐下了。


    “你不外出,为什么会有所谓‘凡俗的名姓’?”


    “因为我以前出去过啊,只是现在和将来都不想出去了而已。”叶修给自己倒了杯水,“你怎么有这么多为什么,啧。”


    接下来的时间里韩文清都不再说话,只是保持着他一贯的“可怕的表情”看着叶修无所事事地变出各种消遣的小玩意儿。直到他感到了饥饿。


    韩文清抬手敲了两下桌面:“到晚饭时间了。”


    “哦。”叶修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你想吃东西?”


    韩文清说:“你想让我留下来。”


    “哥就是那么一说。”


    “想让我留下来,”韩文清无视他,“又刻意不提供给我食物,你只是想看我低头吧。”


    “是啊,既然被你发现了我就承认吧。”叶修笑了,眼睛都眯了起来,“我只是觉得你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韩文清闻言从那张他坐着不太舒服的矮凳——明显是创造者的恶意——上站起身,叶修仰头看他,不得不说这个从下往上的角度让韩文清没什么表情的面孔更有威慑力了,当然叶修并不会在意这些。


    他只是淡淡地挑眉看他,表情还是懒洋洋的,看上去俗世的一切都于己无谓。谁是统治者,谁有帝王之相,他要不要去到下界游玩,世界是否和平安泰,他要不要一直留在这荒无人烟的皇陵里……这些所有的一切,他都摆出一副相当无所谓的模样。


    韩文清突然就不觉得自己给他看了那封信之后会如何如何了。那么原本想说的话也无法说出口,最后韩文清在叶修冷淡的眼神中开口道:


    “你的恶意对我来说没什么作用,你不会让我死在这里。”


    所以我还是要留下。


    叶修眯起眼睛,最后一挥手撤下那些桌凳茶水,一转身周身就飘起了烟雾,再一眨眼人就消失不见了。


 


    韩文清醒来的时候,前两天叶修变出来的凉亭已经消失了,他本来半躺在凉亭里的石椅上,这会儿就直接平躺在了地上,意外地是并不会觉得很凉。


    韩文清坐起身,他看见不远处的地上摆着一盘子肉菜和一坛子水。叶修和他的凉亭一样不知所踪。


    他几乎没有思考,毫不犹豫地拿过坛子就喝了几大口水,盘子里的食物直接用手便吃。他将近三天没有吃喝,哪里还需要管这么多,但他却也完全不节省,大口喝水大口吃肉,没一会儿就吃得差不多了。


    “你不省着点?这么没有大局观?”


    身后突如其来的嗤笑声没有惊到韩文清,出去那狼吞虎咽的吃相,他还是非常冷静,这让叶修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不高兴。


    “不管我省不省着,你都会从我全部吃光的那一刻算起,掐准不会让我死的时间给我吃食和水吧。”韩文清的声音有点哑了,他用的是陈述句。


    “呵,你怎么就敢肯定呢?”


    他回头直视叶修:“既然我敢肯定,为什么还要节省着,给自己找不快活。”


    何况省着吃就会增加两次见到你的间隔时长,吃快点还能早些引你出来。


    叶修眯了眯眼睛,眼神既慵懒又锐利,没有实际见过的人很难想象得到有人能把这两种气质完美地混杂在一起。


    “人类,”他舔了一下下唇,“我现在觉得你有点意思,也许我该夸奖你一句战术精妙?”


    “韩文清。”


    韩文清毫不在意地把脏兮兮的两手往衣服的下摆随意地擦了擦。


    叶修眉毛一挑,眉宇间散发出一种微妙的危险气息,而韩文清目不斜视地说道:


    “叫我韩文清。”


 


    两人在那一天打响了长达一个月的拉锯战,直到最后,叶修终于不得不承认,韩文清这个人简直就是上天造出来专门克他的。


    每次见面他们总要有一番唇枪舌战,叶修总会换着花样接韩文清的话,但是最后总还是会被看出自己的小心思。也不对,不是最后,是一开始这个人类就猜出来了才对。这种不知该说是默契还是诡异的事情,如果要有什么真相的话,也只有韩文清心里才会明白。


    “喂,老韩。”叶修随着自己的心意这么叫他,盘腿坐在地上的韩文清也不看他,但是叶修知道他当然听见了。


    叫全名叶修嫌麻烦,叫文清那哪儿跟韩文清这张脸搭得上边?至于小韩这个选择,虽然韩文清不管是看上去还是实际年龄都不可能是老了,叶修活的时日肯定也比他长,叶修却就是觉得叫小韩不顺口。


    “还是把你叫年轻了。”叶修某次尝试过这么叫他之后,啧啧嘴如是说。


    你难道不觉得老韩这种称呼,从你这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准确地说到底算不算是活着也摸不清楚——的家伙嘴里叫出来,明显是把他叫老了吗?


    韩文清脑海中不合时宜地蹦出一句吐槽来。别人这么叫他是可以接受的,毕竟自己长相稍有些显老这一点他也知道,但是偏偏是叶修,总让他觉得有种挑衅或是嘲讽的意味在其中。


    这些天韩文清实行了“你一定是准备像我说的那么做”、不动如山的态度,不主动向叶修乞食讨水,更不对叶修有时候故意在他面前变幻出来的柔软床铺、乘着热水的浴桶表现出半点兴致,硬生生逼得叶修在将将过去一个月的这一天终于忍受不了,自己给韩文清变出了浴桶和干净的衣服,叫他去洗澡。


    叶修:你如果是想要这方面的胜利的话,我就勉强当作是自己送给你的了,但是你难道不觉得为了这种程度的胜利,你付出太大的代价了吗?!


    一个月不洗澡哎!而且这过程中完全是风餐露宿、天为被地为铺,叶修给韩文清吃食时也刻意不给他筷子,韩文清那件外衣承担了好多次主人进食完毕后那两只脏油手的袭击,叶修也不得不佩服起韩文清能忍。


    “不过这和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关系,你还要再留在这里就只能继续像之前那样饥一餐饱一顿的,哥可不要在这种时候退让,被这种理由强制认输也太窝囊了。”


    叶修坐在变出来的椅子上,拖着下巴和正在浴桶里清洗自己的韩文清聊天,表情相当百无聊赖、虽然说是聊天,其实和他一个人的自言自语也没多大区别。叶修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看着好像是在神游天外什么都没注意似的,实际上这整片东皇陵都是他的领域,这片地界上每件事物的毫微变化都会被领域本身如实禀告。


    所以我的意思是,他就算眼神飘忽,也不一定是什么都没看,他就算不用眼睛看也能感应到浴桶里韩文清精壮的身材、紧实饱满的八块腹肌、和赤裸的其他某些部位。


    这些事真是越来越奇了怪了。


    叶修翘起了二郎腿。


    他有自信当他和老韩裸裎相对、或者就是他光明正大地在老韩眼皮子底下打量对方的裸体时,他都能一点儿不害臊地跟人家讲几个荤段子,或者猥琐一点做点小评价,但是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在看别人的裸体、这个别人啥都不知道这种情况,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没皮没脸不起来,居然还觉得脸上有点发热,真是够了。


    叶修突然长叹一声,韩文清眉尖一动,大概是淡淡地可是看上去却十分有威严地扫了叶修一眼。


 


    韩文清随身携带的信封里究竟写了什么?


    叶修对这个问题还是有那么些好奇的。他想在这皇陵里做什么,都没有任何人有任何办法能阻止他,所以他趁韩文清洗澡的间隙,窥探了那封信的内容。


    那是一封请愿书,自年少时便守在先代统治者身边的护国将军韩氏、韩文清的父亲,向陵中仙诉说了一段隐秘的恋情。他早已知道先代的昏庸,但因为这段注定得不到回应的感情,他迟迟犹豫不决,一方面想要打醒先代,一方面却又无论如何不希望自己在先代的心目中成了个叛臣贼子的形象,哪知道先代却糊涂到了极致,听信小人的谗言,赐了这个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将军一死。


    称先代为先代是有些不妥的,虽然现在的他已经失去了当年陵中仙所赐予的统治者的光环,却毕竟还坐拥这江山,外面的世界正在战乱之中,可能会有人将他斩落王座,却不会有一个新的统治者得以服众,陵中仙一日没有选出新的统治者,百姓就一日无法得到安宁。


    为什么那位先代会变成如今昏庸无能的样子,叶修心里其实一直很清楚,一个人身上的王气总是有限的,而他本身不仅是权力的给与者,同时也有着选定统治者的义务。是他没有在先代王命已尽之前出面,为天下找好继承人,这当然不能说因为战乱死去的苍生都是他的错,可始终也脱不了干系。


    信中写道,韩氏得知自己即将被处死的消息,悲痛欲绝,决定在祖宅中拔剑自刎,而请愿书正是他下定决心之后写下的。他不知道那就是叶修的职责,因此只能在信中请求陵中仙为这世界重新选定统治者,并把一个合适的人选送到这东皇陵之中,还写明了为此他可以付出怎样的代价。信封底下附纸一张,证明这个人选确实拥有帝王之才。


    这个人就是韩文清。不是韩氏的私心,只是恰好韩氏身边有一个合适的人罢了。叶修可以确信,这是从这封信上感受到的人类的心。


    “韩文清。”韩文清洗完的时候,听见身后叶修叫他的声音,他叫了他的全名,和平时不太一样,他体察到异样的情绪。韩文清转过身去,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手里捏着那封本该放在一边的信。


    韩文清目光微动,刚要说话,叶修却抢先开口道:


    “你知道这封信的内容吗?”


    “我知道。”


    “我现在看过了,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韩文清还是那么冷静地看着叶修,仿佛一切都并不重要,这让叶修不由得用力捏皱了手里的信纸。韩文清说:


    “你会让我成为新的统治者,如果我什么也不做的话。”


    叶修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不同意的话,你好像不能逼着我去做吧。”韩文清向他走过去,他只穿了一件亵裤,裸露的躯体上还有未擦净的水珠,肌肉优美充满爆发力,在这种时候都意外地让叶修稍稍分了神。


    韩文清趁这个时机抓住了叶修的手腕:


    “我现在就明确地告诉你,我想完成父亲的遗愿,但我不想成为继承人。”


    叶修突然嗤笑一声:“我刚刚承认我不能逼迫你了吗?你自己的意见根本不重要。”


    “那就挣开我,”韩文清另一只手握住叶修另一边的肩膀,注视着叶修的眼神透彻而厚重,“对你来说,这很简单的吧。”


    叶修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举起手往韩文清肩口锤了一下,力道还挺大,韩文清条件反射地用力,收紧双臂将叶修一只胳膊扣在身后,把他困在了自己怀里。而怀中人发出了嘲笑的声音:“在哥面前装什么,这不是很担心我真的把你甩开溜走嘛。”


    韩文清闻言,非但没有松手,还把他抱得更紧了。


    叶修没有说话。浅浅的云烟从不远处吹过来,好像他们不是在这煞风景的陵园,而是烟波浩渺的湖中亭。


    “叶修,跟我离开这里。”韩文清在他耳边说,“去找一个合适的继承人,动乱不用花太久就会自动平息的。然后我们去些风景秀丽的地方看看吧。”


    叶修抬头看他,韩文清继续说:


    “你必须要多长点见识,你变出来的那些建筑物、摆件和植物,都太丑了。”


 


    陵中仙,入陵人,陵中只作鬼,陵外才为仙。


 


    然后叶修把韩文清打了一顿。



评论
热度(45)
  1. 清山乔道长离说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离说!虽然结尾挺魔性的…

贺山千里眠不觉,
来野在北一如歌。

这个月赶稿子不更新

© 清山乔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