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青】穿堂风(四)

ABO生子带球跑,注意避雷,不能接受右上角叉掉谢谢。

考试之前来更一发,欠了哎呦老师一辆车磨到现在连车钥匙都没插进去我退群(告辞

这章两个人见一面。穿堂风打算印几本玩一下就问有没有人要(没有的别做梦了

目录(1)(2)(3)(5)(6)(7)(8)


04

那些平日里口若悬河地大臣都像是被谁掐住了脖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往日里跳的最厉害的几个也都噤了声。诸葛青的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但是张楚岚清楚地看见了他眼里带着的几分幸灾乐祸。

真的是个老狐狸,张楚岚想到。

兵部尚书哆哆嗦嗦地指着诸葛青,刚想开口,一抬头就看见了诸葛青带着三分威胁的眼神。刚想说出口的话又被硬生生憋进了肚子里。诸葛青饶有兴致地看着兵部尚书,那张皱的和旧树皮一样的脸上泛出了和往日里不一样的红色。

似乎还有几分气急败坏。

“兵部尚书似乎有话对我说?”诸葛青笑眯眯地开口道,但是那笑容却让人又想起了当年那个有铁血手腕吏部尚书。兵部尚书在这个笑容下打了个哆嗦。

明明他才是兵部尚书,是在战场上呆过的人。这个人却比他更像个兵部尚书。

“诸葛……诸葛青,你……你可知罪!”军中副将军咬牙大神喝到,本来指望兵部尚书能有点用,现在看来,只能自己动手了。

“哦?”诸葛青挑了挑眉,“我有何罪?”

“你暗中控制江南军队,妄图逼宫称皇!”军中副将军一步上前,“你该当何罪!”

“是吗。”诸葛青不知从哪里找了把折扇,正在给自己扇风,那副漠不关心的姿态连张楚岚都忍不住想称赞他了。

装的真好!

“我要是想逼宫,我恐怕不会站在这里了吧?”诸葛青淡淡地说道,但是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副将军,副将军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不一会儿就把他冻住了,“更何况江南的那些可是水军,我记得京城附近没几条河吧?”

言下之意:我要是想逼宫,就不会来京城了。擒贼先擒王,你们一个个是傻的吗?我一个要逼宫的人还是一个文臣,来京城给你们擒王的机会?而且就江南那一个个的水军,我要逼宫挑他们干什么?我不会找其他有陆军的地方?

或者说,在从侧面骂这位副将军没脑子。

张楚岚差点没笑出来,诸葛青怀孕了之后战斗力不减,甚至比以前脾气更大了。而且在山上这几个月,他的骂人技术似乎更上一层楼。

“你……”那位副将军也真的是个没脑子的,气急之下竟拔剑直指诸葛青,大骂道:“你手段超于常人!谁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

诸葛青看见这一幕也没多大反应,反倒是看向了张灵玉,下一刻,一盆冷水直接浇在了那位副将军头上,把他从气急败坏的状态中拉了出来。

“臣想,朝堂之上恐怕是不能拔剑的吧,皇上?”

张灵玉没有说话,倒像是从侧面同意了这个说法。那位副将军一下子脸色惨白地跪在了地上,身体抖得跟筛子似的。

“拖下去吧,削去官职。”张灵玉摆了摆手,也没做多大反应,“爱卿受惊了,今天先回去吧。”

诸葛青恭恭敬敬地告退,带着几分说不清楚的愉悦。张楚岚从侧门偷偷退了出去,拐了个弯就去找诸葛青聊天去了。

“差点没把我笑死。“诸葛青摇了摇扇子,”第一次看见这么耿直往坑里跳的。我该说他是真傻还是喜欢我了?“

”我倾向于前者。“张楚岚不加掩饰地笑出了声音,”真不知道当年那个老将军是怎么看上这种副将军的。我个宰相兼三军统领居然没看出我身边有这么没脑子的人。“

”我觉得吧……老王有时候也挺……“

诸葛青话还没说完,有个人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诸葛青一下子止住了笑,连张楚岚都像是卡了壳一样,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哟,老青你去江南养胖了不少啊。“王也丝毫没有打断别人说话的愧疚感,还顺带调侃了诸葛青几句,虽然他不知道他这句调侃正中诸葛青下怀。

”江南日子好。“诸葛青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干巴巴地接了一句,“白天可以喝茶逗鸟,晚上可以坐在廊下吹风吃糕点。日子比京城好过了不知道多少。”

简直是在胡说了,诸葛青想到。要不是为了生孩子我去那种地方干什么,我更喜欢京城啊!

“什么时候有空去你那里玩玩儿。”王也笑了笑,把自己额前的那一点碎头发拢了上去,然后嗅了嗅鼻子,“是我的错觉吗?老青你身上怎么有股槐花味?”

“我怎么没闻到,王道长是你的错觉吧。”张楚岚赶紧调出来打哈哈,生怕王也发现诸葛青怀孕了。

“不。”老王你真是个狗鼻子。“诸葛青拱了拱手,做了个虚礼,”江南那边新出的槐花水,白没事去街上买了几瓶给我清新空气的。“

”我先去找张灵玉了,你们一个个的……“王也叹了口气,”事真多。等我什么时候忙好了……我也当甩手掌柜去江南和你住一起。“

那句话像是晴天霹雳把诸葛青劈了个外焦里嫩,他在张楚岚惊诧和阻止的眼神中摸了摸王也的脸颊,用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温柔语气说道:

”行啊,我那儿屋子挺多的。顺便,见皇上注意点形象,你脸上沾了茶渍。“

他的心里有一只戴着镣铐的青鸟张开了翅膀,想要飞上天空。但那个镣铐却限制着他最后的自由。诸葛青似乎注意到了自己的行为,猛地抽回手,和张楚岚赶紧离开了。

王也在原地看着离开的诸葛青,摸了摸自己的脸。

上面还带着槐花香和不易察觉的余温。王也收回了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快步离开那座亭子,徒留一地的槐花香。

TBC.

我去考试了!

考完回来继续给哎呦老师开车!

顺便老王信息素我觉得你们猜到了,就是槐花(。

评论(7)
热度(213)

贺山千里眠不觉,
来野在北一如歌。

这个月赶稿子不更新

© 清山乔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